王嘉实作曲《兰卡树》尽显人文情怀

作曲家王嘉实作曲家王嘉实


  王嘉实作词作曲的歌曲《兰卡树》如一石激起千层浪,在听众和音乐界被热议,可谓好评如潮。一个好作品从一开始就注定不同凡响,《兰卡树》还在录制过程中就已经成为乐队,歌手和录音师的盛宴,参加录制的人无不被陶醉其中。录音师感慨道“很多年没有听到这么好的歌了!”有人甚至盛赞《兰卡树》是中国版的《阿根廷不要为我哭泣》。用专业视角审视王嘉实创作的《兰卡树》,会被作品清新的风格所吸引。中国音乐语言和世界音乐语言,以及通俗音乐元素和古典音乐元素完美的结合,令人惊叹!《兰卡树》秉承了王嘉实的一贯的风格;在大气宽广中透着深深的忧郁。人们之所以把王嘉实作曲的《兰卡树》跟美国音乐剧大师韦伯的《阿根廷不要为我哭泣》相类比,是因为这两首歌都运用了简洁的旋律而取得了巨大的效果,也同样是在通俗歌曲中,加入了古典音乐的技法,摆脱了流行歌曲意境肤浅,旋律随意的局限,代之以严谨而又具备逻辑力量的古典交响乐技法,营造了深刻的艺术境界。

  《兰卡树》是典型的学院派,结构严谨而又富有逻辑思维;旋律规范而又充满张力。尤其作品开头的陈述,旋律是音阶的变形模进,手法简练而又不简单。可谓寥寥数笔,便营造出刻骨的意境。王嘉实在谈到旋律技法时说过:“好的旋律并非仅仅考验作者的音乐技法,还要考验作者的人文情怀”。是的,历史上最伟大的旋律创作者柴可夫斯基的旋律并没有复杂的技法,他的旋律之所以不朽,是因为他的旋律表达出了深刻的人文情怀。虽然,优秀的旋律首先是悦耳好听,但是悦耳的旋律并非都能震撼人心。因此,完美的旋律必须倾注作者内心深刻的人文精神和对人类命运的巨大的关怀。

  王嘉实创作的《兰卡树》可以说是中国流行音乐中难得的好作品。听这首作品不禁让我们联想到,流行音乐也应当赋予其深刻的内涵,高雅的的情调;也应当在艺术性和思想性上下功夫。过分追求娱乐性,甚至把通俗文化庸俗化是不可取的。

  自然科学的属性决定其必须以新以快以变,甚至以反传统为其生命力。而艺术和哲学却相反,它必须时刻回头向传统借鉴,必须以传统审美为不可逆转的基础来进行变化和出新。因此,忽视传统文化的这一属性,甚至否定其审美价值取向,这是谈不上文化出新的。

  王嘉实在创作上追求作品的教化作用和在传统审美取向上的出新。他总是尽可能的拓展作品的人文情怀和历史感知。这就是人们在听他的作品时,总能感慨万千的原因所在。由于他的积淀深厚,视野开阔,格局宏大,因此听他的作品总能让人千头万绪涌上心来;家国情怀,人生命运,悲喜交加,相互辉映,一时间有了思想被激活,激情被唤醒的畅快淋漓感!

  王嘉实曾经担任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音乐部主任。他领导并大力推动了许多全国性的音乐活动。他一贯强调艺术的教化功能,并且反对把传统文化娱乐化和一切以娱乐为中心的“泛文化论”。在交响音乐的创作上,他曾经语言犀利地批评哗众取宠的炫技,认为这种做法是对思想贫乏的一种遮掩,是文化的悲哀。

  环顾世界上流行音乐发达的国家,其古典音乐也同样发达。传统和现代并重,才能使文化事业健康发展。我们常说欧美流行音乐比较有文化品味,比较有思想深度,这都是对古典传统文化的借鉴和渗透的结果。王嘉实作曲的《兰卡树》也在实践古典和流行的结合。他以明确的意图和娴熟的技巧把两者加以融合,并且达到了珠联璧合的境界。

  近来,王嘉实作曲的一系列作品,都以完美的充盈着时代感的旋律性和严谨而富有创造性的结构震撼人心。例如《水调歌头.游泳》(毛泽东作词,王嘉实作曲)、《沁园春.长沙》(毛泽东作词,王嘉实作曲)、《忆焦陂》(欧阳修作词,王嘉实作曲),这些作品不仅让我们陶醉于崇高的艺术境界中,还让我们感受到了吹进乐坛的一股强劲的东风。

您可以选择一种方式赞助本站

    A+
发布日期:2017年10月30日  所属分类:香港剧
标签: